悼念吴贻弓:探索中国电影事业的“诗”与“路” 八卦绯闻

/ / 2020-02-14
图/视觉中国【一种怀念】2019年9月14日上午,吴贻弓导演逝世,享年80岁。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”相信看过电影《城南旧事》的人都对电影中老北京的风土人情难以忘怀。电影的故事以女孩英子的视角展开,当家庭发生一系列变故之后,英子的童年似乎也终结了。《城南旧事》中弥漫的诗意和伤感打动了许多观......


图/视κ觉中国

  【一种怀念】

  2019年9月1☆4日上午,吴贻弓导演〣逝世,享年80岁。“长亭外,古й道边,芳∽草碧连天…₪큐…”相信看过电影《城南旧事》的人▫都对电影中老北京的风土人情难以忘怀。电影的故事以女孩英子的视角展开,当家庭发生一系列变故之后ⓞ,英子的童年似乎也终结了。《城南ミ旧事》中弥漫的诗意和伤感打动了许多观众,也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电影的一座高峰。这部电影正是刚刚去世的导Ⅺ演吴贻弓的代表作。

  据说,关于《城南旧※事》,吴贻弓至少写过三个版本的导演手记。第一次成稿于1982年,即电╜影刚刚诞生时。此后,90年代和2007年他又两次修改,增补的内容无不是他这些&年▐对创作的反复思考、对艺术的更深沉体悟。第一稿已然相当工整完备,以至于被许多电影学者称为“论文”。由此可见,吴贻弓的为人和对电影的态度ρ。

  作为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Ⅸ物,吴贻弓在上世纪80年代初,用自己的创作在电影中注入了颇具中国意蕴的美学特质,将中国文▦▩学和诗词中的意象使用╞在电影创作中。他的电影《巴山夜⊙雨℡》《城南旧事》都可以被看做“中国诗电影”代表作。他的作品重视个人情感主义历史和现代道德话语呈现,鲜明地凸显了自觉创新意识,成功地将传统美学和现代电影语∟言实现了完美结合,形成了富有个性的艺术风格。

  ∴不仅如此,吴@贻弓的*电影创℅作开始于改革开放之后,他的电影不仅艺术风格鲜明,还有很』强的对时代精神的回应。不论是《巴山夜雨》中对一个时代的反思,还是《城南旧事》里对老北京市井生活的怀念,抑或是《阙里人家》中以家国同构的寓言,吴贻弓的电影始终在以小人物书写大历史,以影像的先锋性作为一种“叛逆”出现在上世纪八十年≧代的影坛之上。

  吴贻¨弓同样是一个电影的多面手,他不但出演过黄蜀琴版本的《围城》里的周经理,还担任过张艺谋电影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的制片۩๑人,1999年,他还担任了神话动画电影《宝莲灯》的艺术指导。吴贻弓几乎将▣▤▥自己的后半生奉献给了电影事业,2018年他还有一部电影《那些女人》问世,讲ё-述了一个关于抗战时期的非凡女性的故事┙。

  不可忽视的是,吴贻弓还是一位电影事业家,在他的Ц艰苦努力下,创办了如今已然成为A级国际电影节的“上海国际电影节”,完成了几代中国电影人的梦想☺☻。他先后担任了上海电影总公司总经理、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、上海市文联主席、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等职务。从这些履历和职务当中,我们不是看∨到吴贻弓有多大的权威或能量,而是看到了他对电影的热爱,是将自己的生命与之交融。

  因为整个青壮年时代,吴贻弓都没有机会拍摄电影,因此吴贻弓等一代人在晚年将全部身心投入到电〆影之中,他的创作也始终与中国电影历史相联系。

  回顾自己的创作心境Ψ,吴贻弓用了“共和国▄情结”五个字。他们这一代人在时间的长河里历经起伏、分流,但他说——γ“归根结底我们的内┆┇心情结还是很单纯的‘共和国情结’,我们总把新中国看得很理想、很美好、很亲切,并千方★百计想把这种情结投射在银幕作品中”。

  

  吴贻弓荣获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终身成就奖时的获奖感言

  谢谢大家,谢谢,怎么说呢!终身成就,沉甸甸的,我都不知道怎么去承受,这б是我迄今为止所获得的一个最最崇高的表彰。这是一个纯粹的、专业的、权威的、不掺杂任何其他成分的表彰,所以我感到特别珍惜,也感到‰无比荣耀。真的,我们∕都十分热爱这个由我们自由选择的职业,所以我们≤也绝¤不会辜负它,今天我想在这句话后面再加上四个字,那就是“电影万ㄨ岁⊿”。

  □余余(影评人)

╠╡ ︵